歌詞

錯誤回報

窗外的天對欲光,按怎你阿未倘好轉。
僥倖喔 孤單的靈魂,一個人守雙人眠床。
無聊加煩惱的氣氛,沃熄我熱情的體溫,
我兩塊目皮忝擱酸,我這陣心頭亂紛紛。
啊啊啊 天光,別人是精神, 我頭昏昏。
別人嗲客燒,我冷損損,我希望你來陪伴阮;
啊啊啊 天光,人穿甲水水,我無梳妝,
別人甲愛人 相招出門,我希望你來拉我 起床。

窗外的天暗昏昏,按怎你阿未想要轉。
僥倖喔 歸眠落落長,ㄧ個人睏雙人眠床。
盡忠職守的大門,歸眠惦惦的守護阮,
疼惜我心內足苦悶,同情煞不敢多問。
啊啊啊 黃昏,人招去餐廳, 我吃冷飯。
人牽手散步,我沒出門,我等你打電話乎阮;
啊啊啊 黃昏,人相招踅街,我誰來借問?
人歸工逗陣,我等郎君,這咁是阮的命運?
啊啊啊 黃昏,人招去餐廳, 我吃冷飯。
人牽手散步,我沒出門,我等你打電話乎阮;
啊啊啊 黃昏,人相招踅街,我誰相借問?
人歸工逗陣,我等郎君,這咁是醫生娘的命運?

累累逗逗啊入大門,你溫柔輕聲問候阮,
快樂的靈魂飛倒返,為你我甘願受寂寞心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