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詞

錯誤回報

在遼闊的蒙古草原上,馬頭琴不只是遊牧時把玩的樂氣,更是在廟堂之上神聖的樂音。
傳統馬頭琴粗弦由150根馬尾巴編成、細弦120根、弓90根,加起來正好是360,恰好符合中國老祖先天地運轉太極學說的智慧,音色渾厚、悠長遼闊,彷彿是老天爺留在人世間的唯美聲音。
因此,當今世上絕對沒有一項樂器,可以像馬頭琴這樣栩栩如生,用聲音表現出萬馬奔騰的驚人聲勢。
當這張專輯進入最後的包裝設計工作時,原本希望阿拉騰烏拉能夠描述一些關於他在年少時為什麼想要學琴的動機,或是說說這一路走來的心路歷程。
他說,就喜歡拉琴。話不多,一向是他的特色。阿拉騰烏拉也如同有八百多年歷史的馬頭琴充滿傳奇色彩。
他是中國內地最出色的新生代馬頭琴樂手,15歲開始隨著蒙古族著名馬頭琴演奏家仟•白乙拉老師學習馬頭琴專業技術和音樂理論,20歲之初便受邀擔任馬頭琴教師,多次榮獲國際各大影展、國際音樂交流會邀請演出。
他不喜歡被安置在金碧輝煌的舞台上聽拘謹的掌聲,骨子裡天生沸騰著蒙古兒女自由奔放的血液,離開了遼闊的蒙古草原,仍然可以把城市當草原一樣遊牧。
錄製完這張專輯,每次聽到他的最新消息,經常是從這個城市晃悠到另一個城市,琴還是帶在身上,這樣的個性,天地之間都是舞台,不用非得行到水窮處,隨處一坐,都可以成山,走到哪,都要拉琴給喜歡聽的人聽。
馬頭琴本身就會說話,於是這張專輯他要你聽見馬頭琴的聲音,聽見每個音符撞擊心靈的回聲。
這就是阿拉騰烏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