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詞

錯誤回報

始終記得,初到北京的那個夜裡,來到第一家酒吧,在那駐唱的歌手強力推薦,才會有因緣認識阿拉騰烏拉。她是個開朗的女孩兒,跟阿拉騰烏拉一樣是蒙古兒女。
那天,她的手上打著石膏,問她怎麼了,她爽朗笑著說:「沒事,就飆馬時給摔了下來。」
原來她趁著回家探親,跟著族人賽馬,不小心摔傷了,身上的痛是免不了,心裡可痛快著。相信她說的話,離開城市,離開擁擠的地方,揪住的心才會打開,何況是在天大地大的草原上快意馳騁。
也許是因為蒙古兒女成長於廣闊草原的緣故,與他們相處時,特別能感覺到骨子裡流露出從不遮掩的爽快。就像這首待嫁女兒心的蒙古民歌一樣,每個音符,都是藏不住的雀躍。誰歸定新嫁娘一定非得含羞矜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