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詞

錯誤回報

“你冷嗎?”

你冷嗎? 多冷啊 聽得見嗎? 我說話
也許睫毛凍了霜 也許眉間中了槍 但是還想唱 告訴你黑色的去向
它獨自穿越人群的熙攘 抹去炙熱過的跡象
和從未被聽聞的立場 離開後世界沒有異樣
當所有鮮豔都褪色 我想留下某個時刻 填滿空洞的心安理得 別怪這世界了
其實我們都不是白色的 你知道沒有人是白色的 其實我們都不是白色的

It’s Quinn.
有十八個月盲目的鬥爭,最終匿跡銷聲 七個月沉浸在註定無果的較真
六個月後洗淨身軀,抖去泥塵 四月,決定做自己的醫生
三個月的冥想,逐漸被人遺忘 只要還有人記得,那狼藉一地的傷
那我就繼續唱 不辜負黑色的去向
它獨自穿越人群的熙攘 抹去炙熱過的跡象
曾渴望被聽聞的立場 離開後世界沒異樣
當所有鮮豔都褪色 我想留下某個時刻
填滿空洞的心安理得 別怪這世界了
其實我們都不是白色的 你知道沒有人是白色的
還好我們都不是白色的 還好我們都不是白色的
“沒保住你,對不起”“可我還在這裡,沒放棄”
很多事不值得傷心 有更多事值得繼續
讓我用拙劣的病句 歌頌你的離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