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詞

錯誤回報

姥姥 我終於可以給你寫一首詩了
在你去逝三十二年之後
你是我唯一的同齡人 你是我的小樹
我的夜空和夢
是風 在四季不停的向我吹拂
是我可以想到的所有陳詞濫調
也是 它絕對的敵人

姥姥 我終於可以給你寫一首詩了
在你去逝三十二年之後
你是我唯一的同齡人 你是我的小樹
我的夜空和夢
是風 在四季不停向我吹拂
是我可以想到所有陳詞濫調 也是 它絕對的敵人
是我可以想到所有陳詞濫調 也是 它絕對的敵人
是我可以想到所有陳詞濫調 也是 它絕對的敵人
是我可以想到所有陳詞濫調 也是 它絕對的敵人
是我可以想到所有陳詞濫調 也是 它絕對的敵人
是我可以想到所有陳詞濫調 也是 它絕對的敵人
是我可以想到所有陳詞濫調 也是 它絕對的敵人

這三十二年你在我身體裡走路咳嗽歇息
直到今天和明天 所有的日子
姥姥 你是我永遠的同齡人

聽我這麼說 你就會微笑著坐在葫蘆架下盤起那條童年時我枕過整整一生的瘸腿
聽我這麼說 你就會微笑著坐在葫蘆架下盤起那條童年時我枕過整整一生的瘸腿
聽我這麼說 你就會微笑著坐在葫蘆架下盤起那條童年時我枕過整整一生的瘸腿
聽我這麼說 你就會微笑著坐在葫蘆架下盤起那條童年時我枕過整整一生的瘸腿

這三十二年你在我身體裡走路咳嗽歇息
直到今天和明天 所有的日子
姥姥 你是我永遠的同齡人
聽我這麼說 你就會微笑著坐在葫蘆架下盤起那條童年時我枕過整整一生的瘸腿

姥姥 我終於可以給你寫一首詩了
在你去逝三十二年之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