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詞

錯誤回報

口白(男):嘿 時間是下午兩點 很熱喔 聯絡不到妳 嗯 所以我決定
Rap (男):一個人開車離開 到哪裡 看心情吧
   最好是 很遼闊的地方
   例如說 有一整片天空跟海的地方 反正我已經厭倦這裡

嵐:風經過臉頰 還帶著鹹鹹的細沙 車子裡的空氣 聞起來有一點Paris
連吹亂的頭髮 都十分野獸派的畫 愛上這種變化的自己
都市的擁擠 從照後鏡慢慢遠離 方向盤的右邊 只有一本哥德詩集
這條路這條路 一個人奢侈的孤獨 身體在漂浮 嗚 耶

嵐:隨便我要怎麼走都可以 穿過這片寂靜防風林
破爛的收音機 雜訊當復古的歌劇
  怎麼做都可以 穿著洋裝躺在浪花裡
  對天空輕輕哼 我最喜歡的旋律

嵐:車子還在前進 方向我沒有要決定 就像那本詩集 從哪裡開始都可以
午後的旅行 我不喜歡給它標題 反正就是 喔 隨性

Rap(男) :那瓶冰過的啤酒 水珠凝聚的很Italy 金色的托斯卡尼 只適合低音大提琴
   普羅旺斯的雨季 聽說有薰衣草的氣息 戴上墨鏡 聽著破爛的收音機
   就讓一切從照後鏡慢慢慢慢慢慢的遠離 遠離
   午後的旅行 突然有一種心情 想要找妳和我 一起尋找達文西 在我的詩集上簽名

嵐:吹亂的頭髮 飄在風裡 像野獸派的畫  耶
而沿途的浪花 進退之間 什麼都沒留下 耶



嵐:怎麼想都可以 旁人連批評都很規律
脖子上的砂礫 是我跟海風的豔遇
一直的往前進 暫時還沒想到目的地
一個人踩油門 慢慢穿過了邊境
慢慢穿過了邊境 嗚
還沒想到目的地 Oh yeah
哼著自己的旋律 Yeah W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