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sider


作詞:吳青峰 ╱ 作曲:劉家凱 ╱ 編曲:劉家凱、 徐千秀
國語:2019.09
專輯:吳青峰 首張專輯《太空人》
歌手: 吳青峰 (Qing Feng Wu)

歌詞


想念 讓我成為 一個移民 盤算著誰 不見
想念 將我生命 寫成一篇 瘋子自傳 誰看
身後那些危險 將我一片片 逼向邊緣
也因為在邊緣 危險才源源不絕

墜 沒有知覺 無窮極的黑
將我撕裂 摧毀於瞬間
將我重建 包圍以安慰
握緊我的雙手 靠近我的眼

死去 是這世界 加上了你 緊接再將你 減去
終於我們發現 每一個我們 並不特別
也因如此發現 「我們」才這麼特別

墜 還有知覺 擁抱我的黑
將我湮滅 止息於睡眠
將我分裂 擴散以無限
捉緊我的泡沫 銬進我的眼淚










曾經,眼前的世界,
是巨大的謎,我們竟不知畏懼。
可現在,解開了一些謎,
恐懼,卻反而變成,浸泡著我們的福馬林。

你是誰?
當你還躺在童年的懷裡,被受潮的被褥包裹;
你喜歡過一個人,每天寫小紙條,
隨著制服泛黃,早已經擠壓在抽屜的角落;
在放學一哄而散的熱鬧裡,
回頭卻發現柏油路上,突然空蕩蕩只剩下你,
伴隨著瀝青蒸騰的熱氣;
你曾經看著雲一個下午那麼好奇,
拿著立可白圈起螞蟻,
想到了課本裡的螞蟻那麼勤勞,
趕緊再把他們放出去。

有一天,世界傳給你的紙條,
讓你變得厚顏無恥;
你知道雲的成分,有時候還變成酸雨;
冥王星忽然像皮球一樣被踢出去了,
而你發現,你正是被立可白困住暈眩的螞蟻。





當我還是一條魚,當我還沒長出腳。
我是誰,我在哪裡。
我們的溝通,為什麼成了年久失修的吊橋。
我們跟自己,也失散了。

我總是搞錯了回憶。
黑夜過去了,黎明卻遲遲不來。
那些終究會被忘記的,值得寫嗎。
多想有人告訴我:
「你並沒有發瘋,還有人和你一樣。」
有人可以替我說出我說不出的話,
唱出我唱不出的歌,
畫出在我夢裡,醒不來的符號。

通過一首歌,
我找到了跟我做同一種夢的人。

醒來了捨不得睡,
睡著了捨不得醒。

無重力的我,
因而有引力。

心之所向,便是家。
我的心待在一旁,看著自己,
對自己說:
謝謝你等我,我回家了。

吐槽歌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