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關鍵字

范宗沛


熱門點播

最新點播


  • 1
    奇遇
    水色

  • 2
    水色
    水色

  • 3
    楊柳
    范宗沛與孽子

  • 4
    變奏巴哈
    一場誤會

  • 5
    十三月
    水色

  • 6
    龍鳳戀曲
    范宗沛與孽子

  • 7
    戲水
    范宗沛與孽子

  • 8
    擺渡人之歌
    水色

  • 9
    車站
    范宗沛經典配樂選集

  • 10
    煙波弄
    水色


中文名:范宗沛
外文名:Fan, Cello
國籍:中國臺灣
代表作品:《意外的溫柔》《楊柳》《欲望的聲音》

范宗沛,英文名: Fan, Cello,是個音樂鬼才。令人咋舌的編曲功夫,從古典音樂、新世紀音樂、世界音樂、爵士樂到流行音樂,總能隨心遊走,把玩音符於創意之間。他說自己 的音樂學習過程,是在父母的苦心下開始,「很少小孩子學樂器一開始就是他自己想學的」,4歲開始學了一年的小提琴後,發現自己不太適合,從此改學大提琴。十五、六歲時,還在念藝專但已經開始幫一些歌星錄弦樂,累積自己創作、及編曲的實力。學校畢業後,擔任國家音樂廳交響樂團的首席大提琴,待在國家音樂廳交響樂團有九年的時間。談起「配樂鬼才」的頭銜,范宗沛說比較喜歡大家稱呼他「胖子」。很難從他的外表去想像他的音樂是這樣的深沉耽美。出版過的個人作品有《意外的溫柔》、《欲望的聲音》等大提琴專輯,目前除了專心於製作人工作外,近年來更為多出電視劇製作配樂,深厚的編創實力深受肯定。

個人作品:
1994年-----開始製作及創作「心靈音樂詩」系列專輯,開啟新世紀心靈音樂經典風格,作品包括「清香落」、「素顏鴿」、「花舞」、「櫻花雨」、「七星海」等,深受喜愛。
1996年-----「超級大國民」榮獲第32屆金馬獎最佳電影配樂獎,出版「笑彎了一根扁擔」專輯。
1997年-----個人大提琴專輯「欲望的聲音」榮獲第八屆金曲獎最佳流行音樂演奏專輯獎。
1998年-----以萬仁電影的「超級公民」榮獲亞太影展最佳電影配樂獎。
1999年-----公共電視第一齣戲劇「曾經」配樂;公視年度大戲「汪洋中的一條船」、「將軍碑」配樂,並以「將軍碑」入圍金鐘獎最佳音效獎。
2000年-----中廣廣播劇「夕陽山外山」配樂。
2001年-----公視人生劇展-「活得像個人樣」配樂,入圍金鐘獎最佳音效。
2002年-----公視文學劇場「寒夜」配樂編曲。
2002年-----金馬獎最佳短片入圍「那年夏天的浪聲」配樂。
2003年---- 公視文學大戲,白先勇唯一長篇小說「孽子」配樂,獲金鐘獎最佳音效獎。
2004年---- 「孽子」專輯獲第十五屆金曲獎最佳流行音樂演奏專輯獎。為公共電視年度大戲「風中緋櫻」電視劇配樂,出版「范宗沛經典配樂選集」為萬仁電影「大選民」及公視新戲「一樣的月光」配樂。

專輯介紹:
2004.10 水色
2004.02 范宗沛經典配樂選輯
2004.02 風中緋櫻(電視原聲帶)
2003.07 故事(作品集)

2003.02 范宗沛與孽子 “寫給那一群,在最深最深的黑夜裡,獨自彷徨街頭,無所依歸的孩子們。”-白先勇 “將悲情研成金粉的歌劇”-法國書評家雨果.瑪律桑(Hugo Marsan) “在打破對孽子只是同志題材的想法,抽掉這層令人模糊的紗網之後,我看到的是親情、友情,還有因為特殊而產生的掙扎壓抑的情感!”

七十年代的文學巨著《孽子》,是文壇長青樹白先勇先生的唯一長篇小說。他所寫的小說,不僅是小說,也揭發了社會上存在,卻不被公開討論的議題--同性戀情。但就如白先勇說的,“在《孽子》中,我主要寫父子關係,而父子又擴大為:父代表中國社會的一種態度,一種價值,對待下一輩、對待同性戀子女的態度----父子間的衝突,實際是個人與社會的衝突。”

成書距離現在將近30年,如今臺灣公共電視將其拍攝為二十集的電視影片,於2003年的2月中旬上映。導演曹瑞原以電影的質感拍攝了這部描寫七十年代臺灣社會的故事,並且找到了臺灣的“配樂鬼才”范宗沛來做這部戲的配樂。因為劇好,音樂還要更加分。擅長演奏大提琴,音樂風格既具深沉、壓抑的色彩,又具備迸發的張力,個人音樂美學獨到的大提琴家范宗沛,在配樂的領域上,曾經做過近20部的電視、電影配樂,得到過的配樂獎項如“金馬獎最佳電影配樂獎”、“金曲獎最佳流行音樂演奏唱片獎”、“亞太影展最佳電影配樂獎”、“金鐘獎最佳音效獎”等。雖已頗有成績,但他說他已經不想玩了,因為他說:《孽子》的配樂已讓他很盡興,如果之後再做配樂,將是另一個里程碑的開始。因為要做《孽子》的配樂,范宗沛反復的看了無數次,直到掌握導演拍戲的節奏,捉到了戲的節奏,范宗沛做配樂就不需要邊看戲邊套音樂,而是他能隨著,范宗沛並表示,他反復認真地看了所有的劇,並且到戲的後半段,所有演員,他說:‘40歲的我,憂傷來了,就去感受、回憶。’在音樂創作的領域裡,他最擅長的是悲傷憂鬱。年紀漸長的他,玩的則是音樂的真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