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dré Previn (普烈文)


熱門點播

最新點播


  • 1
    Danse Des Mirlitons Act2 N12 Casse Noisette Op71
    Swan Lake / Sleeping Beauty / The Nutcracker (Excerpts)

  • 2
    Scene Acte II N10 Lac Des Cygnes Ballet Op20
    Swan Lake / Sleeping Beauty / The Nutcracker (Excerpts)

  • 3
    More Than You Know
    Ballads

  • 4
    Bruch:Violin Concerto No. 1 In G Minor , Op. 26:III. Finale. Allegro Energico
    Violin Concertos

  • 5
    Have You Met Miss Jones / Nobody's Heart
    Ballads

  • 6
    It Could Happen To You / Here's That Rainy Day
    Ballads

  • 7
    My Funny Valentine
    Ballads

  • 8
    How Are Things In Glocca Morra ?
    Ballads

  • 9
    As Time Goes By
    Ballads

  • 10
    In Our Little Boat
    Ballads


1929年出生的Andre Previn雖然被尊為酷派的鋼琴作曲大老,但骨子裡Andre Previn是非常「古典」作風的,他許多作品在近代被某些擅長現代作品的古典樂手跟George Gershwin的作品相提並論,並且以古典的手法詮釋。而弔詭的是Andre Previn本人的鋼琴彈奏指法卻與Oscar Peterson極其類似,無疑的是Andre Previn在爵士音樂與鋼琴彈奏上的特有風格是建築在某種介於爵士與古典的模糊界線上,這一點絲毫無損於他優雅的名聲。

普烈文年輕的時候,在好萊塢為電影配樂,曾獲四次 奧斯卡金像獎。分別是:金粉世界,愛瑪姑娘,乞丐與蕩婦,窈窕淑女。 這份資歷給他以後古典音樂指揮生涯帶來不少困擾。不過,儘管他在國際樂壇浮浮沉沉,其中堅指揮的地位是毫無疑問的。如眾所知,「維也納愛樂」相當挑指揮, 該團在訪問香港即邀聘普烈文指揮,而1990年全樂季20場音樂繪,他仍擔綱兩場,曲目:理查史特勞斯「阿爾卑斯交響曲」。此外,柏林愛樂的音樂會他也出 場兩次,曲目:高德馬克「小提琴協奏曲」,德佛亞克「第八號交響曲」。
普烈文是猶太人,1928年4月6日生於柏林,父親為執業律師,鋼琴彈得很好。5歲時隨家人聆賞福特萬格勒指揮「柏林愛樂」,對指揮工作留下深刻印 象。他從小學鋼琴,由於他們家族意識到不祥的反猶氣息,遂放棄財產移居巴黎。
10歲的普烈文得到獎學金,入巴黎音樂院學琴。不久,全家又經老朋友海飛茲的安排,移民美國,住洛杉磯。他父親在美國不能執業,改任鋼琴老師,家境困 窘。普烈文由於具有高度即興演奏能力,經常到百貨公司,默片電影院,爵士樂俱樂部表演,賺錢維生。
14歲,白天上學,傍晚為電影公司編曲,手頭寬裕之後,隨Mario Castelnuovo Tedesco學作曲。18歲因伯父任職環球電影公司的關係,普烈文得到獨立寫電影配樂的機會,應聘米高梅電影公司音樂監督。22歲應徵入伍,派駐舊金 山,不但指揮軍樂隊,也幸運地成為大指揮Pierre Monteux的入室弟子。退伍後回好萊塢,繼續從事配樂,搬走四座奧斯卡,也錄了幾張暢銷的爵士鋼琴唱片。 31歲,普烈文決心離開好萊塢。此後7年,他在全美各州流浪,到處指揮二流的地方樂團,吸取經驗。
1967年初次同「休士頓交響樂團」合作,就被邀請接替巴比羅裡爵士擔任常任指揮,可惜後來與董事會意見相左,前後只待了一年。1968年起接掌「倫 敦交響樂團」,他與團員相處甚歡,將全團士氣提昇不少,由於經常參與介紹音樂的公益節目,像著名的「普烈文音樂之夜」,也贏得眾多聽眾擁護。「倫敦交響樂 團」的 11年為他的國際聲望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1977年,轉任「匹茲堡交響樂團」常任指揮,接替重病的William Stein-berg。他讓這個最歐洲化的美國交響樂團重新恢復自尊,也重新回到錄音市場。演奏技術方面,節奏精確和動態陰影的多樣變化都在普烈文時代再 度被開發出來。樂團的季票終於又被預訂一空。
1985年轉赴「洛杉磯愛樂」接替朱裡尼遺缺。衣錦榮歸老巢的普烈文,心情應相當愉快。NHK衛星電視曾播出他率領「洛杉磯愛樂」訪日錄影,演出水準 極高。 他曾說,卡拉揚希望所有的音符都發出美麗的音響,蕭提則希望注入狂熱的因素,他們都達到了自己的要求。普烈文希望能得到有趣漸進的動態,而內在的挖掘必須 建立在節奏清晰的基礎上。他喜歡採用略帶即興的浪漫詮釋手法。研讀總譜之時,除非是複雜的現代音樂或超大型的作品,否則他絕不聽唱片,免得受他人影響。他 不贊成指揮傢俱有個人獨特的音色,認為只能有個別作曲家的特別聲音。指揮之時,他希望作曲家不會生他的氣。關於合作過的團體,他覺得「柏林愛樂」,「維也 納愛樂」,「芝加哥交響樂團」是鼎足而三的頂尖樂隊,其中以「芝加哥交響樂團」最精準,沒有任何技術問題難得倒他們,而「維也納愛樂」的音響是最令人銷魂 且優雅的。 儘管不再為電影配樂,普烈文並未停止作曲。他曾為阿胥肯納吉譜寫鋼琴協奏曲,為約翰威廉斯寫吉它協奏曲,為帕爾曼寫小提琴曲,為珍娜貝克寫連篇歌曲集,為 「匹茲堡交響樂團」,「費城管弦樂團」寫作管弦樂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