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推薦 作者: 李明龍|2016-02-26

發表數百首創作 作詞界青年旗手:葛大為

入行近20年,已是知名的製作企畫,發表過數百首歌詞,葛大為的年紀尚未滿四十歲。成名得早,要保持續航力,天分、熱忱、磨練、努力都沒有少。聽聽他的經驗談,智慧積累無關歲數大小。

葛大為大學時實習就進了滾石,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名字被印在新聞資料和專輯包裝上很開心(任賢齊「愛像太平洋」)。「實習完就留在滾石了,分到奶茶(劉若英)那組,從《很愛很愛你》一路作下來,也做了她到維京的第二張專輯《聽說》。後來被陳建寧老師找去華納,國際公司分工細,和滾石的企畫從頭想到尾不同。後來華納內部變動,前任大中華區總裁周建輝成立了亞神,就跟著過去。亞神藝人對於上媒體版面的需求低,多是創作型歌手,做得很愉快。」目前獨立接案的他簡潔回顧了過往經歷。

為人寫詞就像幫紙娃娃穿衣服

葛大為認為華語作詞人與企畫有很大關聯,歌詞可能決定了藝人的定位和想像,就像幫紙娃娃穿衣服。「寫歌詞很有趣,抒發的是別人的心情,有點像編劇、導演。我創作時會從歌手說話的語氣、表情、當面溝通、或資料收集,來判斷藝人的生活觀、感情觀。不同的歌手有他能夠理解的詞和適合唱的字,理解不同世代流行的事物,增加生活的廣度,內化成自己的廣大資料庫,比較能配合企畫的需求來創作出適合歌手的作品。平常就會去看看新聞底下的留言、上BBS、臉書。」而網路時代還沒到來時,他喜歡看報紙的分類廣告,覺得能在那麼小的空間,用有限的字,清楚表達需求,真是太神奇。


▲葛大為平常還是喜歡以「手寫」的方式創作,但寫書時為了來回修改方便,就還是會用電腦打字。

有些歌手對於音樂很有自己的想法,只是需要文字的輔助。像幫王大文做專輯,主要就是幫他修歌詞。李榮浩也很清楚自己需要的情緒,為他的〈女孩〉寫詞,修到最後是在東京一邊買衣服,一邊想一邊修完的。創作時也有一些個人堅持,比如說A-Lin的〈拿走了什麼〉,為了要將「笑場」兩個字寫進去而設計出一種尷尬的歌曲情境,還有幫楊培安寫的〈掀底牌〉,把對「低頭看手機」這種現象的調侃,轉化成感情狀態,都是個人的得意之作。當然,作品如果和藝人的調性很合,不用特意地去包裝,就會覺得很開心。如跟徐佳瑩、奶茶、蔡健雅等,認識不久就能做深度對話,創作過程就像朋友一樣,容易有共鳴,不需太多解釋。

雙「姚」為自己景仰的典範

寫詞遇到比稿和退稿是家常便飯,曾遇過詞被採用,卻被改掉自己最喜歡的幾句,但如果將寫詞看成是一種「服務」性質,沒被採用並不代表寫不好,有時只是不適合。個人也有些詞,是由朋友拿去譜曲,如徐佳瑩的〈懼高症〉、〈不難〉,還有〈你敢不敢〉這首歌,其實只是他在徐情緒低落時,寫給她的一封信,沒想到LaLa竟直接譜了曲,也獲得很多人的喜愛。

從小聽李宗盛的歌,在滾石就常和大哥聊天,學到很多,也很崇拜陳勇志、林夕的詞有如經文,陳鎮川和黃偉文用的字都很銳利,和這幾位老闆級的作詞人合作,都覺得很激動,但寫不出他們那樣的詞。「因為個性關係,我喜歡用溫柔的字表達堅定的情,合作過奶茶專輯的姚謙,歌詞裡寫意、細膩的風格,以及姚若龍能用很輕的字,表達很重的情緒,這種敘事的風格和我比較接近,也許是比較可能觸及的。」


▲與徐佳瑩是共同創作的伙伴,〈你敢不敢〉可說是一首無心插柳柳成蔭的神曲!

從徐佳瑩參加「我是歌手」談到中國市場

徐佳瑩在《我是歌手》裡選唱〈不醉不會〉後,有朋友表示這種溫溫的改編相較於氣勢磅礡的歌是否相對不利,葛大為在臉書上留言:「如果只是迎合失了自己才得不償失,競賽是其次,找到自己更重要。」他認為重點是在過程中能否看到自己的模樣,若能改變自己,那是找到自己的另一面,若做不到,也會凸顯出和別人的不同。

「中國市場大,有經濟效益就會有流通,不會特別抗拒。我這幾年也有不少來自中國的邀約,這代表對方覺得你歌詞寫得不錯,也滿高興。大部分邀的歌都是具有情感共通性的歌,沒有特別去調整用字。台灣的主流音樂出現斷層,中國市場的新歌手能得到全面性歡迎的也少,紅的都是選秀節目的歌,對市場反而不好。但網路的出現,提供了分眾市場,這也沒什麼不好,只是創作的視野也會有所改變。」葛大為2015年最欣賞的作品是〈小幸運〉,認為這首本就是一定會中的歌,沒搭電影也會紅;另外,「女也」也是個人滿喜歡的專輯。


▲徐佳瑩在《我是歌手》裡不流於俗的精采表現,掀起網友討論的熱潮!


【訪問:DJ Phoenix、史奎而;撰文:李明龍】

【圖片:葛大為】

 




作詞界青年旗手-葛大為


  • 1
    女孩
    李榮浩
  • 2
    懼高症
    徐佳瑩
  • 3
    拿走了什麼
    A-Lin
  • 4
    掀底牌
    楊培安
  • 5
    不難
    徐佳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