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輯推薦 作者: DJ Phoenix|2019-08-07

傻子與白痴:兩年時間,從學生樂團躋身百萬潮團

從《明日之子》發跡的「失眠系」樂團「傻子與白痴」,首張專輯《夜長夢少》堪稱明年金曲獎的大熱門。作為風靡兩岸的新生代潮團,他們將透過音樂的獨到品味,說明「傻白」如何用兩年時間,從HoydeA走到冬五環。

▲飄蕩在歲月、浮遊於光陰,〈象牙舟〉是一首關於時間的情歌。

距離主唱蔡維澤在《明日之子2》奪冠不到一年,「傻子與白痴」及其五位團員的微博累積粉絲數已超過300萬,遑論「傻白」草創不過4年、公開發表作品也才2年光景。

態度淡定、氣質素淨,簡潔的對話中,夾帶男孩專屬的惡趣味。這般有形有款、內建大將之風的陣容,從四處征戰的學生樂團,到本土獨立音樂平台推薦,最終被引介到選秀節目發跡。雖然目前主要活躍地在大陸,幸好在出道第一套巡迴前,藉著【覺醒音樂祭】的機會回台,「蹭一張機票,回家看看爸爸媽媽。」

▲ 由左至右:吉他手鄭光良、團長兼鼓手徐維均、主唱蔡維澤、貝斯手李沂邦、合成器手葉少菲。

「我們銜接還蠻好的。」
藝人的作息 其實跟大學生很像

時間倒轉到一年前,誰也料想不到,「傻子與白痴」眾籌製作的EP,會演變成2019年衝擊華語歌壇的佳作之一。這段時間雖有一半時間在台籌備專輯、另一半在大陸比賽和表演,對22歲這樣的年紀來說,已算「外派」等級了。所幸過去熱音社累積的表演經驗,讓「傻白」對出道駕輕就熟,「藝人的作息其實和大學生很像,平時沒事幹,有通告就一直爆肝。我銜接還蠻好的。」鼓手兼團長維均說得淡然,鍵盤少菲倒是對經營社群有點頭大,「不是很習慣公開分享自己的生活,我還在調適。」

就像在電影上看到的一樣,傻白的組成,就是熱血青春的寫照。和主唱維澤原本就是高中同學的鼓手維均,政大時期拉了死黨少菲主理keyboard,少菲又拉了高中熱音成發認識的「海歸派」沂邦接手貝斯,連同原始吉他手光良,於2018正式形成了現在的5人陣容。

「私底下,我們聊的都是屁話、沒有意義的幹話。喝了酒才會講些有意義的。」

▲ 以學生時期大夥常聚會的酒吧為名,若能重回當年,少菲希望自己「從容一點。那時候比較急躁,」光良則是「多跟女生講話,趁早了解人類不同的屬性。」反倒維澤覺得「沒有特別想干涉過去,所有都是必經之路,」沂邦附和:「我覺得我以前還行。」

迷幻音牆×​黑人律動
蔡維澤:「我高中聽Luna Sea​。」

五人五款各司其職,對音樂也各有偏好。貝斯手沂邦鍾情小調,「我自己一定不會寫〈Fire Loop〉這種活潑開朗的大調歌,除非帶有fusion jazz的和弦。」維均則偏愛Skinshape、Homeshake這類歐美的迷幻電子樂團,「我喜歡不強調主唱存在感、節奏強、樂器旋律性低,氛圍重一點的。」至於少菲和光良推薦的Maxwell、D'Angelo、Jordan Rakei與Matt Corby,則是律動鮮明、音牆肥厚的neo soul。

▲〈美好前程〉是蔡維澤在《明日之子2》的決賽曲之一。關於自己兒時幻想的「美好前程」,維均想早早退休、沂邦享受「空中飛人」浪跡天涯的生活、少菲曾立志當撞球選手。維澤很實際,志願是「發大財」。

有趣的,是維澤熱衷JPOP:「喜歡平井堅那種像演歌的聲調,還有高中時聽The GazettE、Luna Sea那種視覺系搖滾。它自成一個體系,就像台語歌會有一個『氣口』。」對外語歌的敏銳度也意外有助於創作:「如果覺得中文咬字不適合這個曲調,很自然就會用英文去唱,」甚至用日文或韓文亂唱,「卻發現有些句子竟然是成立的,例如『一隻雞在下蛋』、『我討厭這邊的街道』。」

最想合作小賈、詹皇、88rising
私下靠「這種影片」紓壓

五種品味,生動地交織在這兩年的創作當中。可以聽出《夜長夢少》前半偏迷幻,後半加入較多黑人音樂元素,「只要對編曲夠理解、技術夠成熟,是可以把想做的東西,換一個方式表達出來。」打點編曲的光良理性總結著,但問到哪些藝人會是他們的夢幻合作對象,大家名單都超展開。蔡維澤點名小賈:「如果Justin Bieber要合作,我們絕對不會拒絕的!」其他人鬧舉詹皇LeBron,維均提議音樂潮牌88rising,認為旗下Joji、Rich Brian等藝人「音樂和整體企劃都很酷」。

▲ 傻白接受陸媒專訪。

作為風靡兩岸的新生代潮團,私底下的傻白其實跟時下青年沒甚麼兩樣,閒來無事就看看美劇、遊戲實況、觀摩樂團表演或音樂知識影片。不過少菲重口味,自招常看政論節目。維均就完全相反,靠ASMR影片紓壓:「老外在荒野做菜、做漢堡,十幾分鐘都不講話,很安詳。」維澤面不改色表示,自己都看搞笑影片:「唯一支持洋蔥。目前最偉大的YouTuber。」他也愛打電動,《楓之谷》、《魔獸爭霸3寒冰霸權》是近期心頭好,「有大把時間可以玩,年輕人就是要多浪費時間。」

返鄉巡迴 Coming soon

七月底開跑的出道巡迴,一口氣在大陸連開6場,9月後也有台灣返鄉場的計劃,將由不同團隊炮製新風貌。「巡演就是我們玩團的本質,所以沒有特別要凸顯哪個面向,」可以預期,來到現場就能感受到傻白的真實魅力。

(編按)8/21公開的台灣場次,台北場已秒殺sold out。

至於樂評一致看好他們明年攻進金曲獎?「我們一定去啊,去賣茶葉蛋、烤香腸。」維均興奮地說,語氣沒甚麼過度謙虛或猖狂,彷彿任何形式參與都挺好的。大概就像維澤形容,音樂這條路,「就是看緣份。」

▲ 難以成眠的〈5:10a.m.〉。

▲ 拍照時光良特地拿下眼鏡,維均解釋:「五個人裡一個戴眼鏡就好。」創意總監果然要求細膩。

 

【撰文/DJ PHOENIX、李明龍】
【採訪/DJ PHOENIX】
【攝影/手無寸碟】
【官方宣傳照/
哇唧唧哇
【場地/記得我咖啡】




夜長夢少,22歲的傻子與白痴


  • 1
    Intro F & I
    傻子與白痴 (Fool And Idiot)
  • 2
    視線所及只剩生活
    傻子與白痴 (Fool And Idiot)
  • 3
    Fire Loop
    傻子與白痴 (Fool And Idiot)
  • 4
    夜長夢少
    傻子與白痴 (Fool And Idiot)
  • 5
    流離的時間與流離的你
    傻子與白痴 (Fool And Idi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