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新聞 |2020-10-23

胡利基創作歌手轉戰直播 散播歡樂從未把用戶當作提款機

來台多年的印尼籍男歌手胡利基 (Ricky Hu),轉戰全球直播領先平臺 17LIVE 成為直播主,四年來直播成績優異,在去年【金羽獎】盛會獲頒最佳華語男主播獎,12 月還即將成為透過【女神 Camera】節目選出第一位登上 M17 大樓一樓門口版位的男主播,胡利基分享直播心得:我覺得在每個直播平臺都一樣,男主播算是比較少數的,其實大家看直播尋找的一個東西都是同樣的,都是「快樂」,大都把直播當成休閒娛樂,可能壓力很大,下班想聊聊天、聽聽歌,我這四年在 17 就是努力的散播歡樂。

已發行 2 張專輯和多張 EP 的胡利基,四年前受朋友影響開始接觸直播,發現 17 在積極招募才藝主播因而加入 17 直播主行列,他表示剛開始真的沒想太多,我只是想要有個比較穩定的收入,可能跟上班族一樣,我已經覺得很滿足了,我覺得直播最困難是要面對這個環境,這行業本來就是男生會比較辛苦一點,問起胡利基自認受到眾多 17 用戶關注喜愛的圈粉秘訣為何?胡利基:「我接受直播這個挑戰後發現用戶觀眾們除了是朋友之外,他們還想尋求歡樂,我就用這種方向來進行我的直播,我直播的風格用戶都滿清楚,我算是個蠻交心的主播,他們可能覺得我的陪伴是種很真誠的陪伴,覺得我因此才能做得那麼久,而且粉絲們沒有離開過。」直播之外,胡利基也有持續堅持他的歌唱事業,預告剛錄完古典 + R&B 風格的新單曲「深情怪人」,預計 11 月推出。

其實我唱歌是個意外,因為我讀天主教學校,會有彌撒,我小六時有個好友天生會唱歌,他爸媽是歌手,小六時老師請他在彌撒唱 solo,老師覺得應該有個搭檔,隨機指了我,我看他怎麼小六唱腔已經很專業,好奇他怎麼辦到的,我就開始跟他學唱模仿他之後,我就開始慢慢瞭解唱歌是怎麼一回事,然後我國一開始上臺表演,剛好有電視台節目來拍攝校園活動,剛好拍到我在唱歌,第一次看到自己在電視上,就跟我媽說我想當歌手,自此萌生了歌手夢。

胡利基坦言直播讓我對很多事情改觀,我的直播風格一開始就是以唱歌為主,後來發現直播的基礎在互動,我原本會先安排歌單,發現他們其實比較喜歡互動,我就穿插一些互動,有時候就搞笑甚至瘋瘋癲癲的,唱歌的時候我就表現我的專業,我覺得這種反差他們還滿喜歡的,慢慢就變成固定支援我,我的觀眾也瞭解我,如果人多我們就盡量互動聊天。我常跟我的觀眾說:我本來就不是靠臉吃飯的,如果我靠臉吃飯可能會餓死,我喜歡帶來給他們那種反差,太過包裝的東西其實大家現在都看膩了,除非你真的天生條件非常好,包裝起來就非常有魅力,假如條件只是一般般,包裝起來也不有趣,不如你做自己,會比較有內容一點,因為加入直播這個行業,我的朋友圈也慢慢變成都是直播圈的居多,音樂那塊的朋友變得比較少接觸了,進直播這塊我覺得需要花很多時間,其實沒什麼時間跟其他朋友交流。

胡利基畢業於東吳大學國貿系,因為我是印尼人,剛到台灣時其實中文程度是零,我來台灣 14 年,當初高中畢業就過來了,我算是華僑但在印尼沒什麼機會講中文,我在印尼對人際互動這件事是滿喜歡的,面對人我滿喜歡,到了台灣剛開始因為我有語言的障礙,沒辦法做到,我覺得直播讓我找回那個感覺。四年來胡利基深知直播主面臨的各種狀況,說實在的在外面台灣的社會,對直播不瞭解的人,很多會覺得直播是很 low 的東西,甚至我們租房子,一些房東聽到你是做直播的,房子就不租給你,覺得不單純吧,有些音樂人有自己的理想覺得不要碰直播,胡利基對此另有想法,我覺得在演藝方面,一個藝人要有快的反應或是全方位的要能說話、要能扮醜、要能耍帥,我覺得直播給我的機會是這個,我做了第四年,帶來給我除了收入之外,帶來粉絲群之外,我覺得帶來給我很多信心,我覺得這是最正面的事情。

胡利基身為成績優異男直播主,其實之前開播滿多時候都曾面對低潮,直播是個不是每個人都適合的行業,直播每天要面對的東西面對的狀況人都不一樣,想想做直播其實我們面對很多個老闆,胡利基身為男主播卻能吸引不少大戶相挺,他說:人的本性會有個習慣,你付出多少得到多少,我沒有把他們當作提款機,我覺得人都是互相的,他們也不是笨蛋他們其實也明白,這個行業本來就對男生比較不吃香,當你付出同樣的努力結果卻不一樣,就會感受到挫折,我覺得直播很靠 EQ,很需要調整心態,我上線就是要散播歡樂給大家,我必須調整我自己的內心,才能做好自己的工作。

提起用戶好友黑酷 Heycool (林楠) 的離開令胡利基難掩遺憾,胡利基說:黑酷是香港人,他來台灣一年了,他剛好住我家附近,他很喜歡聽歌,因為他以前在香港的職業是資深記者,對音樂這塊他很瞭解也很喜歡,常常把我的音樂或直播歌唱的畫面轉發出去,我覺得從來沒有人為了我這樣做,而且是持續一直發,他說他電腦裡面都是我的影片,我覺得很溫馨。他的離開剛開始我沒發現,是他很支持的香港主播說聯絡不上他,剛好我跟他家很近我們吃過一次飯,我請公司聯絡他,結果是語音信箱,我覺得不對勁就報警,同時有另一位幫黑酷在台找到住處的台灣好友,也奇怪聯絡不上他,聯絡了房東一起到他家看才發現,房東報警後員警看到已經有報警的紀錄,員警打電話給胡利基告知他黑酷腦中風猝逝的消息,胡利基當下正在工作會議中,有些不知該如何反應,他說:「其實我覺得滿遺憾,我們只有吃過一次飯,黑酷他這個人真的是滿好的,他在台獨居,很喜歡聽一些直播主唱歌,直播有時候很感人的其實是一些小動作,例如我有時直播 2 小時,那天可能沒太多人來看或支持,他看到都會先主動發聲,每次看到這個名字出現,我都知道他在幫我支援我,我們私下雖然沒聊到太多感人的東西都是很開心的,對我來講每次他的出現都是很溫馨的存在,知道有人在幫我,是一種力量,後來他姊姊用他的帳號玩 17,因為她不知道直播是什麼,看到這個名字再出現,即便我知道這不是他,我還是覺得很溫馨。」胡利基在自己 17 板上 po 出與黑酷合照追悼好友,還到金山塔位前致意追思。

另有兩位很支援的用戶讓胡利基印象深刻,一位支援他最多的茶哥,笑說從沒跟他講過話也沒見過面,兩人互動僅止於 17 直播間裡的互動,他從來沒有期望得到什麼,就是無條件的支持我,胡利基常在直播間笑說,這輩子即使以後不做直播了,我還是很想知道這個人是誰,非常好奇他是誰!胡利基說起另一個一直力挺他的隊長,每次我有活動他都會幫我衝,讓胡利基覺得原來在戰場上有守護神是這種感覺,這是男主播極少見到的奇蹟。

胡利基去年 12 月推出 EP『因為你在我身邊』,是他和音樂友人呂至傑合作創作,歌曲內容傳達他直播歷程,「直播四年遇到很多朋友跟貴人,他們一直在幫我沒有放棄我,這是我寫為了送給他們的一首歌。」每天直播只要有對用戶覺得感謝的時刻,胡利基都會直接表達感謝之意,我常說我原本是歌手,因為環境不景氣,我來到直播,透過直播建立我的信心,也建立我的粉絲群,他想對粉絲們說:「我永遠不會忘記你們對我的支持,這感覺是當我還什麼都不是的時候,你們一直都在,假如我將來有機會在更大的舞臺上發光發熱,希望你們能以我為傲,直播平臺這麼多,主播又這麼多,你們甚至比我的爸媽更瞭解我每天在做什麼,這樣難得緣份,我希望能一直持續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