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新聞 |2020-10-20

許含光睽違三年出輯!首波單曲「安森 Girl」全面上線

「新生代才貌雙全厭世系」創作歌手許含光睽違三年出輯!首波崩壞單曲「安森 Girl」20 日在各大數位音樂平台全面上線!創作以來「最直白的一首歌」!陳建騏擔任製作、許含光包辦詞曲及編曲音樂,一人分飾兩角,許含光自招:我就是『安森 Girl』。

續走創作!2019 年加入好多音樂推出創作詩文集「齒與骨」、結盟何樂音樂發行單曲「25」 許含光回憶黑暗期 過著關於「3」的人生:生病、療傷、再生病。剪去三千煩惱絲!許含光以短髮氣場新亮相,非全然悲觀:「我好像真的很喜歡活著的感覺。至少現在我以為,這是唯一能夠證明我有活過的方式。」

許含光第二張個人創作專輯『從夜晚開始從夜晚結束』10 月 30 日正式揭開。睽違三年,被譽為「新生代才貌雙全厭世系」的創作歌手許含光,帶著全新音樂作品回歸樂壇 ,10 月 30 日將推出第二張創作專輯『從夜晚開始從夜晚結束』,首波崩壞單曲「安森 Girl」打頭陣 20 日在各大數位音樂平台上線!被形容「是詩人,也是要修練成仙女的音樂人」,他為新專輯剪去三千煩惱絲,以一頭短髮獨特氣場亮相;「安森 Girl」充滿復古英搖的曲風,由陳建騏製作、許含光詞曲創作及編曲,他直言:「這是自己寫過最直白的一首歌!」直白歌詞切入真實人生狀態,毫不避諱的軟爛放蕩,一如歌詞最後一段,一氣呵成對現況的不滿,無奈與憤怒同時猛烈爆發。

新歌講述,這個夜晚不平靜,兩個寂寞的靈魂相遇,一個和我一樣放蕩的人,在夜晚奔馳在時間裡迷失,但過了這個夜晚,我們卻像是不曾相遇過的兩個人,各自回去繼續過著亂七八糟重複的生活,貌似闡述著自己與女孩邂逅的故事,但其實都是自己,一人分飾兩角,許含光自招:「我就是『安森 Girl』。」這些年,許含光挑戰、也面對了許多突破,首張專輯便入圍 Freshmusic 音樂雜誌【最佳新人】與【年度十大專輯】、第十八屆華語音樂傳媒盛典【年度國語男新人】;2018 年首度參加音樂選秀節目【明日之子】第二季,成為星推官吳青峰所主持之盛世獨秀賽道的選手,最後止步於九強賽事,吳青峰這麼說:「含光是個詩人,是個藝術家,是個傻瓜,但是我不管他做什麼事情,我只希望他快樂,所以讓他回家吧!」許含光形容那段時間的自己:「不甘於池塘,也成不了海洋。」在台上看不進歌,也看不進自己的眼睛裡,實境節目的費時耗神,一度迷失和倍感焦慮。

2019 年他加入好多音樂、與何樂音樂結盟發行單曲「25」、推出首部創作詩文集「齒與骨」,他表示:「在新的開始的去年,我的團隊帶著我,在台上活過來了。一如最好的句子,沒有辦法一個人完成,我變得有點像,曾經耳機裡那樣子的人。」用更坦然的心去看待陰暗面的自我,找到一個舒服的姿態和世界相處,同時以文字、音樂不同面向與外界做溝通,也讓他更顯自在。回憶那段黑暗期,他形容:我過著關於「3」的人生。一段時間在生病,接著花差不多同等的時間療傷,比較不殘破的時候,試著去寫一些東西。寫著寫著,又生病。算來差不多是三等份;以日來計短一些,很長時間在做惡夢,很長的時間在失眠,很長的時間在發呆,算來也差不多是三等份。最終都變成了一些不太容易記住的日子。

許含光,一個像是從美少男漫畫裡走出來的人物,蓄著不算長也不短的髮長,外表看起來有些柔弱,還有些畏光的白皙膚色,當別人稱讚他長得漂亮的時候,他總是欣然接受。認識他的人會說「他有點 ㄎㄧㄤ」,因為看起來不太堅強,但其實他骨子裡住了「堅持」、還很「耐重」才能提著他靈魂的重量往前走。透過創作把無處宣洩的情緒一次噴發,用一個狀態去結束另一個狀態,在喜歡自己美麗的同時,也愛著自己陰森敗壞的一部分。新歌傳達,在不算短的白晝裡,活得漂漂亮亮是別人給的定義,只有夜,讓人卸下心防,恣意馳騁在晚風的欲蓋彌彰裡,原來我們都是「安森 Girl」。許含光並非全然悲觀主義:「在這麼多「我以為」後,雖然大多時候跟死了沒兩樣,但其實,我好像真的很喜歡活著的感覺。至少現在我以為,這是唯一能夠證明我有活過的方式。」也逐漸拾回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