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難唱了 (Delusions)

彭佳慧 (Julia Peng)

專輯介紹


要把話說得好聽,九成九不會是實話。
最好,保持微笑。
非要我說一句話,那一定是
祝福。


人生是一場演唱會
每個人的歌單都不同
總會有幾首歌…..
太難唱了

2018後的工作計畫就是製作新專輯。整個2019的演唱行程中間都在找歌與聽歌,2020年的全球停滯,讓彭佳慧與團隊有了更多對自己的音樂不斷審視與翻轉自我的仔細。
以自己的角度看,最大的成就是有更多陪孩子成長的時間,還有回歸創作。

人會因為習慣與約束,不好意思看自己。這次是個機會,讓彭佳慧掌握了「怎麼看自己」。
「人生到了這階段了,還可以成長,是我的幸運,是我的福氣。」
「太難唱了」這張專輯對彭佳慧而言,很美,很誠實,很負責。對樂迷來說,也必定是的。

彭佳慧的歌曲歷來在KTV中都是許多朋友很愛點唱的,但多年來歌迷們也不斷表示,彭佳慧的歌曲難度都好高。歌好聽,聽起來感覺好順好容易,自己想唱好卻怎麼那麼不容易。
我們在聽著看著別人的故事時,可能三言兩語,可能輕描淡寫,就好像明白了,但自己的故事,無論走多認真的每一步,都難。
是,這就是人生。

關於製作與音樂創作
「太難唱了」在收歌階段曾經困於想極力不斷尋找新氣味與向知名創作人邀歌的狀態,而限於擔憂無法更突破的折磨裡。當彭佳慧與團隊把方向調回「看自己」的時候,發現了「放過」與「自由」,原來如此親密。這一點理解也讓鼓勵了彭佳慧有膽子在專輯中發表自己的創作。

製作人陳建騏與陳君豪分別掌握了歌手對愛與夢的內在本質與頑皮的野性嬌氣,讓彭佳慧放膽玩起自己的音樂。抒情、搖滾、電音甚至音樂劇型的發揮,燦爛式的犇發放縱,也鮮活了這張專輯的她。
陳建騏給了彭佳慧溫柔的穩定性,即使所有的感情轉折如此千迴婉蜒,也讓歌裡面的每首故事呈現了溫暖、釋懷。在音樂裡透放出聽得見的微笑給聽者極大的夢想與安慰感。
陳君豪則劇烈了當代的脈動,無論是編曲層次以及全新合作音樂人們的表現融合,都給了彭佳慧完全放開的伸展台,動靜律動都顯得時髦、摩登、頑氣、可愛,讓這些歌產生出來的聽覺流線性聽得人躍躍欲動。

除了音樂上的好友們如蕭煌奇、徐佳瑩、陳宏宇與得金馬獎的佳旺、許媛婷為她寫歌外,這次挖出了老夥伴彭學斌的新作,還有首任歌迷會會長左光平首次為她寫詞。第一次跟葛大為合作就掏心掏肺,讓葛大為寫出極具魔幻魅力的作品。
彭佳慧每張專輯裡都會找到新的音樂可能,每次製作專輯幾乎有一種旺新人的神奇貴人運。自前張專輯找黃宣寫歌開始,此後黃宣自己的作品推出後也獲得金曲金音的肯定。這張專輯中挖出獲得2020金曲獎提名肯定的裘德這個曲庫為彭佳慧寫歌,最後決定的「太難唱了」不僅火花四溢,作品不僅浪漫還極為入骨。新人王少逵的「無香之水」詞曲讓她感動即收外,王少逵也在佼哥主持「全民新人王」節目奪冠後開啟新的演唱規劃。原本11首歌的專輯在最後關頭又收錄了電音嘻哈新人王DIZPRITY、SUNYA與MIDI YANG楊士弘為她量身打造的電音搖滾後,這次彭佳慧的「新」絕對會爆開樂迷對新專輯的期望值。

自從在2017「我想念我自己」演唱會上演出了整段彭佳慧自己的創作外,這次彭佳慧在新專輯裡也呈現四首自己的音樂創作。由於疫情關係,彭佳慧在專輯製作期內寫出多首新作,也在製作人與團隊的嚴格篩選下,讓「小熊」、「吃掉我」、「你是不是不愛我」與「對面的我」被磨製了出來。同事們在聽完作品後,將她晉升為資深創作才女,彭佳慧說「我不敢相信自己真的能通過考核,當我能唱出自己的作品時,我也希望這些歌曲同時感動了聽者。這是最有成就感的事。」

在籌備過程中種種不僅不斷被加碼加持,「太難唱了」這張專輯除了在音樂製作上繼續往前精製,達到高水準的製作要求,「新」意倍出的整張專輯也呈現了與潮流同馳的當代作品創意與誠意。

關於造型與攝影意圖
找到勇敢就想再突破的期許下,彭佳慧這次在新專輯造型打造上找來知名的時尚界怪妞JUDY CHU(茱蒂啾)為她原來的典雅塑造出更具時尚風格的打扮,換然一新的狀態增添更多的潮流感。因為走秀的緣份與知名服裝設計師潘怡良成為貼心好友,當潘怡良在聽歌後大為感動之際,就算自己新一季的時裝發表會在即,他仍堅持於百忙中特別為彭佳慧獨家設計趕製一套高級訂製服送給她做為主打歌「說實話」的造型服。而這套前面襯衫高領後面大背挖空的特殊設計,更是配合「說實話」這首歌的心境寓意而完成的。

在這次拍專輯封面照的工作中,彭佳慧除了造型時尚感更強,針對專輯名稱與主打歌的指向意圖都多了些小心機的設計。有巧思、有意圖、有陷阱。

設計大師潘怡良在聽到「說實話」這首歌時,還沒聽完就已淚流滿面。她說「以一個女性來說,我完全能從彭佳慧的音樂裡聽見歌曲裡的那個她的樣子。」
因此,潘怡良設計出這套以白色代表純真力量的褲裝。從正面看,完整、體面、每個細節一絲不苟貌然大氣。但整個被剖開露出肉身的背面,則是代表這個女子毫無防備的赤裸,但這份美甚至柔弱,卻不會在人前坦然。

以十多隻麥克風重現了每位站在幕前的藝人要面對的狀態,這些麥克風有時候被以為是最容易向大眾發聲的管道。但麥克風們在另一些特定時候卻可能是最容易傷人的槍管大砲。彭佳慧在這組照片裡展示了一些最標準的對應方式,看來美麗的微笑,卻呈現出了卡通戲謔式的笑果。彭佳慧也表現了一些她可能只敢在內心做的動作,比如擺臭臉、翻白眼。然而這些畫面也鮮活的呈現出每個人在面對每次咄咄逼人的場面時,也許這會是骨子裡最想丟出的表情。

「以為能夠因此逃生,卻被慢慢的窒息。」
在運用氧氣罩的道具設計中,大多數人會看見一個女子無表情地存在著,以為在這個混亂的世界裡,她還能吸到氧氣而因此存活。但更聰明的人卻會發現,戴反的氧氣罩,就算戴上,再用力依然無法吸到氧氣。不對的結合,就算努力勉強,最後依然會讓人窒息。歲歲月月日日夜夜時時刻刻,無論是愛與人,終究會侵蝕得徹底。

無論是「太難唱了」、「說實話」、「可惜了」與專輯內其他歌曲,主題都呈現了生而為人在面對面的關係、在社會定見大眾輿論、在內心自己與自己的各種不得已的狀態。有的是消軟吞下、有的是不枉不縱、有的是任行肆意,但人生返過,滿目之下才能理解到這些歌為什麼「太難唱了」。


專輯曲目:

Intro:小熊My Girls
新專輯中收錄了彭佳慧四首與不同創作人合作產生不同風格的新創作,專輯序曲「小熊」的合作音樂人Bella與Beverly則是兩位年紀最輕的音樂新生代。
彭佳慧的家居生活常常會在陪雙胞胎做完日常學校功課後一起彈彈唱唱。2020年某一個夏夜裡,她們在客廳一起彈著鋼琴哼唱出新的旋律。彭佳慧組合了她們三人一起彈唱的新詞而錄下了「小熊」這首歌。原本是一個家庭音樂記錄,但彭佳慧在與團隊的思考下,邀請製作人陳建騏為這首短歌寫出嶄新的編曲,賦予新的情境與生命力,讓這首歌成為能代表彭佳慧精神的專輯序曲。

對面的我Twins
提出這首歌的想法時,彭佳慧原創意是來自於自己的雙胞胎女兒們在生活裡面的相偎相依以及相互衝擊。雙胞胎不僅有天生自然的親愛默契,也有相互嘔氣較勁的時刻。情緒上轉移的精彩程度,有時候是旁觀者在看著時也不免為之一笑。但彭佳慧就以音樂的方式來記錄她對雙胞胎的情感觀察。
當歌詞決定交給葛大為時,他們兩人在音樂上的第一次合作就在這首創作裡再重新激盪了。針對「女性感」以及「難」這兩個思考點,葛大為把這首歌的內容轉化成了一個女人與自己內在相互觀察的情感遊戲,入骨剖白的植入一場深層對話。
原曲旋律有著探戈的節奏衝擊,甚至還有些音樂劇的詠嘆風格,製作人陳君豪在面對這個曲式時曾經想過「要玩得這麼難嗎?會不會不像彭佳慧?」彭佳慧則表示「這個時代是無限嘗試的時代,如果不能好好的玩音樂,音樂就會覺得我們很無趣吧。製作人就放手做,我支持你!」
這首歌在跳脫了探戈風格的新編曲狀態下,呈現出相當詭譎華美的意象,甚至在難度挑戰上也是彭佳慧近年來在聲腔功力上最為百轉千迴的表現。尤其最後一段的花腔女高音已經是華語歌壇上無人演出的方式,不只精絕好聽,而且很難唱。

太難唱了Delusions
活著,不是一個人的事。畢竟我們每個人都活在一個群體社會中。
正如一個表演者在舞台上做的每件事,無論多小,細節總有人在意著。像每個人一樣正常,任一位表演者都想把事情做好,至少,不想要被嫌棄。
於是,在求好心切的狀態下,催逼自己,想讓自己的活都達到標準以上成了日常功課。
誰不都希望獲得掌聲?至少,能被在意?
可在這千百萬種標準下的挑剔裡,再好,都不見得能討人歡喜。
卻,在被人討厭的那刻,每個人都會轉頭來關注你,有多糗。

「太難唱了」是2020年金曲獎最佳國語男歌手入圍者裘德的作品。講述一名在台上演唱的歌者對自己的嚴苛要求,與台下觀眾清冷無感的對比。就好像人生裡為了能被肯定,對每件小事的自我要求都已活得不再有自己的自由與自在。想全力投入的活著,卻每每被白眼輕視,或是冷言帶過。只有出錯到要見了血,那彷彿才是唯一能引起關切的瞬時。

彭佳慧2021新作首波單曲「太難唱了」表現與以往不同的曲風,四分半的演唱裡,爵士靈魂的移調變速又讓人對跟唱難度的體驗直接拉高了。以這歌引喻人生,以這高吟低迴的音符曲線來傳達這一路的不容易。

說實話Honesty
咄咄逼人常常會用關心這個假面來包裝,通常只是要一個讓人安心的說詞來逃避責任,或是維持假象就好的保證。但沒有愛,因為愛早就沒了。
既然已經有人受傷了,又何必兩敗俱傷呢?於是所有沒有愛的的相安無事都可以慢慢地死去而安靜的隱退吧。

「說實話」是戴佩妮這幾年來自己相當喜愛尚未發表的私作。當佩妮不得不婉辭彭佳慧的製作人邀約時,她將這首作品交給了佳慧。而彭佳慧收到這首歌跟唱時就篤定了這首歌會佔住新專輯重要的位置。
「我直覺的知道這是許多女性心裡的聲音。是我該唱的歌。」

有多少堅強的人,在心裡就有多少柔軟,也有多少忍住的痛與傷痕。所有舉重若輕的決定根本就是對自己的殘忍,若是為了成全,總是會選擇,承受。
只有自己懂得,只有自己看見,只有自己體會,因為每個人都想看見「你的大氣」,於是成全與求全擺在面前時,做一個「好人」與做一個「壞人」就成為了選擇。

但無法選擇的是,受傷。所以,做決定的自己總是告訴自己「會好的」。
這樣就夠了。


吃掉我I'm Into You (電影《一家之主》主題曲) 與 你是不是不愛我了Do You Still Love Me
創作往往是展現創作人性格的直接寫照。彭佳慧有許多創作都來自於她天真的青春期情懷與她腦袋裡愛幻想、愛浪漫與骨子裡能在音樂找到的玩鬧。

吃掉我這首歌在與老夥伴陳宏宇一起發展時,曾多次修改而漸漸讓它成為一首描寫人們在戀愛期會自言自語的綿綿情話。
歌詞講述愛情來臨時,戀人之間對於另一方的想念與倚望。往往在表面若無其事的時分,心裡面卻已經默默地將自己交給對方。在理智都還說要慢慢來的時候,情感卻已經明白的臣服在那種甘於被俘虜的幸福裡。
對於愛情的貪心,並不是在於對方是否真的要施展綁架,而是自己明白,原來愛可以讓人身不由己的快樂。
製作人陳建騏曾笑說「這個愛情的美麗在於它像一個夢,字眼好像恐怖了點,卻是很明顯強烈的甘願。」於是在處理的過程裡以編曲來表達那種沉與懸的層層交疊,以及沈溺不醒的幻美。
「吃掉我」更選為榮獲多項國際影展肯定的新銳導演王希捷,首部執導劇情長片電影《一家之主》,由演員柯佳嬿、鮑起靜、寇世勳、陸弈靜、于家安領銜主演,作品更獲釜山影展MONEFF創投大獎。
劇情描述還原台灣家庭縮影,在傳統觀念女性三從四德的框架之下,家庭婦女常是成功男人背後的無名英雄,卻往往忽略了自身所欲與理想。
導演王希捷首次聽到「吃掉我」時,被彭佳慧細膩輕柔的聲音深深吸引,歌曲中像雲朵迷幻般的畫面非常符合電影情節,輕鬆溫暖風格闡述女性的家庭地位與自我價值的反思。

製作人陳君豪第一次收到彭佳慧「你是不是不愛我了」的創作時,腦袋就馬上建構出了編曲風格。他說「我覺得這是一首音樂性很時髦的歌,副歌裡的重複段落超有時裝伸展台的感覺。」
覺得最生活化的動作就是最真實的人生寫照,彭佳慧跟陳宏宇很跳tone的就把一個人去買菜這件事情的無奈給寫進歌詞裡。無論20\30\40每個階段裡的愛情人生總是逃不了柴米油鹽。最小的事也是最大的事,有時候糾纏不斷的埋怨也不過就是嬌嗔地想要一個答案。可是,這就是愛,唉呀就是愛呀。
搭配歌詞展現的一整個音樂畫面都是燦爛的粉紅泡泡,然後一個一個的爆開………彭佳慧完全放下華語歌裡習慣的工整,把歌詞當作生活對話,與陳君豪一起玩開了這首輕鬆可愛又跳耀的牢騷唸男歌。白晃懶散輕鬆無厘頭組合出的生活就是愛情的真實樣貌。尤其是在還正愛著的那時候,什麼討厭的都是甜的。


酒後真言In Vino Veritas
在跳脫固定印象設限的製作方針上,彭佳慧也非常認真的邀請朋友跟她一起玩音樂。一直到徐佳瑩懷寶寶的時候,終於等到拉拉的歌,還邀請了葛大為一起為彭佳慧寫出一首很妙的歌「酒後真言」。
從進歌開始就不在固定拍子上,文字與情緒遊戲在旋律的游移當中,顯出一種不穩定的喃喃感。跟拉拉太熟悉的葛大為在寫作這樣的文字時,除了已經先掌握這個氛圍外,文字的高超嫻熟也顯得相當難被其他作者超越。
如果不能習慣一連串的說話口氣,以及一大口都不換氣的表達方式,這絕對是一首非常考驗歌手的作品呀。
連製作人陳君豪都覺得彭佳慧在轉換情緒與角色能力上已經與過去慣習的歌手彭佳慧是相當的大不同,當他們一起完成這首的錄音時……說真的,就像真的有已經喝下幾杯好酒的微醺,才能輕輕中種飄飄然然地把酒後真言給好好說完呢。


我先請Me First
即使與時俱進嘗試了多首不同類型的快歌,每次做新專輯,彭佳慧與製作團隊總是在尋找能夠接棒「敲敲我的頭」的代表歌曲。

經歷了兩年的收歌選歌與邀歌,在新專輯全數幾近定局的狀態下,製作人陳君豪邀集了三位新世代音樂人DIZPRITY+SUNYA+楊士軒為彭佳慧創作了一首聽起來玩樂風格重,但言之有物的本位性超強的歌曲「我先請」。

這是首以電吉他獨奏進門,融合電音、搖滾,音樂類型達到不分世代感的需求,經過幕後音樂總監Brandon Wang認證鼓勵必定收錄,連小朋友一聽都想會跳舞的全民high歌。歌詞闡述人們應該推開這世界莫名其妙的虛偽客氣,鼓勵身心健康的每個人要懂得適時地以「我」為主,拒絕盲從跟沒理由的委屈,好好展現自己的超正面快歌。


無香之水Perfume Without Scent
收到這首歌時,彭佳慧對於創作人王少逵在歌裡的故事有極大的感動。
歌詞裡說的是原住民少年來到都市裡為了夢想與前途的努力,但對於都市人眼光與態度,他必須付出更多來拼搏那些對他沒有期待的冷漠對待。一次次的衝擊與面對後的傷痕累累,感覺無助卻又必須告訴自己「不能忘記自己是誰」。
就算無人理解,就算沒有人想要了解,自己是自己最後而且唯一的寶貝。因此不要在乎被曲解,只要在乎不要失去自己的香味,要成為能綻放的花朵。
這首歌送給每個需要勇氣的朋友,彭佳慧也一字不改的依照原詞來完整詮釋這份給自己的力量。


可惜了It's a Pity
「我相信我們會幸福的。」這是相信愛情的人們會為自己下的目標。人們相信自己的努力可以克服所有的風雨與不同,於是會奮力往前。這是愛情給的勇氣。

蕭煌奇與陳宏宇這兩位「大齡女子」的創作人為彭佳慧打造的新歌,並不講痛與埋怨,講的是努力過與不恨。對於曾經的執著,無悔于那份勇敢。兩個人堅持過的,都盡力了。無論撐了多久,能夠放下,不只是勇敢,是認錯,因為這樣的決定對兩個努力過的人都是對的。

用執著架構了囚籠跟枷鎖,這是對幸福最大的反諷。當我們知道該退的時候不再苦撐,才能對彼此放過。如果幸福被世界的誤會給定義了,相愛過努力過的局內人才是最應該自救的人啊。


永恆這事不好說How Can We Define Eternity
在2019年收到來自於老朋友彭學斌的作品時,彭佳慧就立刻篤定要在新專輯收錄這首歌。「這是個完全懂我聲音能如何傾訴的旋律,一聽就非常明白是為我而寫的歌。」
求好心切的,在兩年製作期間台北與大馬兩方不斷溝通修整,一直到請彭佳慧歌迷會前首任會長左光平來討論後,由這位陪著看著彭佳慧20年音樂人生的觀察者與好友來為她寫下了這首歌詞。
左光平寫下了一個愛與分離的故事,寫出了一個付出與不求回報的心情。講愛,講問,不講恨。將所有的因果付諸於時間收管,表達了對無常這件事的理解,所以無論結局如何,對於曾經走過的時間與經過,以一種無悔的態度,接受了。也給自己一個確定的理由可以安慰。
左光平說「我也把自己赤裸裸的寫進給佳慧的歌裡了。」


滿山的花When I Look Back
從「大齡女子」專輯的合作開始,多年以來,只要有出片的計畫,彭佳慧就一定會跟佳旺邀歌。除了作品的感人度與渲染力高之外,佳旺自己在demo的演唱,總是能夠在聆聽的當下就傳達出作品的精確與美好,讓人無法拒絕。

對於歌詞中那些經歷風雨後的淬礪,以及落葉歸根後一切重生的希望感,讓彭佳慧會跟著這首歌環顧從前至今每一個會油然而升起於腦海的故事情節。那些冷暖自知的心情,那些笑過哭過的日子,還有當初為何離家的責任與衝動。這些彭佳慧感受到的、感受過的,也是許多人對於青春感受的相同念頭。

這首歌是2020金馬獎最佳歌詞創作組合佳旺與許媛婷的合作作品。
在最後的製作歌單排序上,它被安排在專輯的最後壓軸。作為這次錄音作品演出的迴聲。

是一場今生的回顧,或一場已經結束的告別。對於初衷或是是否終於,如果真正忠於自己,無悔就是滿眼曾經開遍的美麗。
類型:國語發行日期:2021.05

專輯歌曲 (共12首 | 0:47:19)


  • No.
    歌曲名

  • 1
    Intro:小熊

  • 2
    對面的我

  • 3
    太難唱了

  • 4
    說實話

  • 5
    吃掉我 (電影一家之主主題曲)

  • 6
    你是不是不愛我了

  • 7
    酒後真言

  • 8
    我先請 (Me Fisrt)

  • 9
    無香之水

  • 10
    可惜了 (戲劇Penthouse上流社會片尾曲)

  • 11
    永恆這事不好說

  • 12
    滿山的花

更多歷年專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