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你的寂寞唱歌

家家 (JiaJia)

專輯介紹


為你的寂寞唱歌 Alone the Way

「我要這張專輯的十三首歌,都沒有人可以唱得比家家更好聽!」
–[音樂總監]五月天瑪莎

「靈魂歌姬」家家第一次與音樂總監瑪莎摩擦生熱!
五月天瑪莎+五月天怪獸+馬毓芬+周恆毅+蔡科俊+李雨寰製作淬取取暖靈魂!
蔡健雅+徐佳瑩+家家+嚴爵+MP魔幻力量廷廷+宇宙人小玉創作燃燒加溫耳!

這麼冷的2013,這個冬天還好有一個家家。
2013.12.31 家家【為你的寂寞唱歌】相信音樂 正式發行

如果在冬天,你碰到這樣的一個旅人。
家家 《為你的寂寞唱歌》
如果在冬夜,有一個旅人從你身邊走過,她輕哼了一首歌,請你暫且就別走遠,因為人生遲早總會帶你走很遠的,遠到你以為剛剛走過去的自己是陌生人。

很久以前,看過一幅畫,是一對老夫婦的背影,前面是個巨大的水泥牆,但他們看著天上的月亮。人在選擇很有限的人生,幾乎一生都在找路走。當然有時候地上都是泥濘、氣候不佳,你會偶爾抱怨幾句,但你也知道,大抵只能抱怨這麼多,因你必須在命運的雪崩落前,必須持續往前走,以免眼前的路都被掩埋了,這是人永恆的寂寞,即使有家人,你的軌道還是要由自己摸索,這時候,如果有個旅人,她從前方走來,或許你們都沒交談,但你們在擦身時,隱約聽到她哼了一首歌,不是用悲腔嘶吼著,而是理所當然地、如同呼吸般唱出你那些微不足道、又沉如終年塵埃的寂寞,這樣,大概就夠你撐一段時間往前走,將那首歌讓你揣在懷裡作伴。

我寧願相信,每一張專輯,都曾經有它的畫面、有初衷,每張壞掉的專輯壞掉的理由有很多種,但好專輯好的理由通常只有一種,是它有故事、有同理心,它讓你想起某個人,最有可能是你自己。能這樣被理解,是無論任何形式的創作,最原始的初衷。

靈魂家家 VS. 音樂總監瑪莎
總會有一個歌手,會讓你想聽她慢慢說。
瑪莎製作這張專輯,最初的原因是他感動於家家唱歌的語氣,「原來我們不是很熟的,只是因為在犀利趴上聽到她唱歌,連她在唱五月天的〈OAOA〉,你都以為那是有故事要說的。」經過八、九零年代的樂迷應該不陌生,有很多女歌手,如陳淑樺、娃娃、蔡琴,都是說故事的高手,在於她們唱歌的語氣,像要為你的寒冷人生點一盆火,再慢慢地告訴你人生緣由,瑪莎在家家的嗓音中,聽到了類似的寶物,於是就放不了手了。

「一開始我本沒有要涉入這麼多,只是提出一些意見。」瑪莎說:「我很欣賞家家Vocal,聽到他們要開會,我也會想參與,討論哪些歌我覺得不錯,但經過我的嘴傳達會有誤差,大家還是會用市場的方式去解讀,我腦中的Idea若想傳達完整,最後就變成是我製作。對我的好處是,這張專輯歌與方向都不是五月天會做,或做得到的事,我喜歡聽的音樂,不代表我能做。」人生總有些停在半空中的問號,與猶疑的情緒,瑪莎表示他欣賞Amy Winehouse、Adele,與Cat Power的音樂時,他常聽到那點苦中作樂的情感,這些反差在國內女歌手身上比較少見,卻讓他聯想到家家。

靈魂家家 VS. 靈魂MOTOWN
「她是個很本能型的歌手,我只有找到編曲的方式,節奏是對的,她就能用天份表達。」
「這次歌詞講的事情,還是有無法釋懷的情緒在其中,但音樂處理上,是有點黑色幽默的,像在調侃自己,我沒有想把他帶到悲劇裡面,我們音樂設定在家家比較喜歡的靈魂與摩城音樂上,他們的精神都比較苦中作樂,比方像〈不置可否〉那首歌,歌詞並不是太開心,但現實中就是沒辦法,講白一點,就有點像黃小琥的〈不只是朋友〉,但她唱成雷鬼。連〈巧克力〉,宇宙人樂團小玉的詞寫得滿好玩,有都市人的世故,你該怎麼生存,自己很清楚,但面對自己的寂寞,還是有點沒辦法,編曲的方式就讓它有點俏皮,有隱隱的悲傷與及時行樂的感覺,我其實沒有太引導家家,她是個很本能型的歌手,我只有找到編曲的方式,節奏是對的,她就能用天份表達。」

靈魂家家 VS. 矛盾家家
瑪莎:家家是一個有趣的矛盾綜合體
製作人的工作要讀人讀心,瑪莎看家家很有重點,「歌曲如果硬要將她帶往悲情走,會有點可惜,因為她也是個有某種衝突在的人,你要想像如果她在台上唱悲劇時,會有點衝突,我那時在犀利趴看她表演,她會像個孩子一樣跟聽眾交談,之後馬上就唱很悲的歌,會覺得有點落差,我只是想讓這次的歌更貼近她的人。」

家家其實像多數人一樣,心情是在盪鞦韆的,你飛向天空時,又預備下一秒的著地,跟一般人一樣,悲傷與快樂都沒時間真正到岸,人生被生活佔滿,等著情緒的偷襲或爆發,於是她唱歌會有種跟你談心的感覺,你因此可感到生活的巨大,可厭又可喜地擋住了所有山洪,跟你並無分別,瑪莎說:「家家是一個還滿有趣的矛盾綜合體,有很多OS,有時會變成一個小女生,但當她心情不好時,又忽然會有陰暗的那一面跑出來,而她也不是擅用言語來表達情感的人。因此跟家家相處反而放鬆,因為她很直接,累了就是累了,喜歡就喜歡,說的理由通常也一句帶過,只有她歌聲會傳達她的感受。」

靈魂家家 VS. 吉他保卜〈為你的寂寞唱歌〉
寂寞的彗星撞地球,抓的就是那剎那。
歌會賊賊地洩漏一切,瑪莎用音樂的質地,引導她把故事說出來,像一個設渠道的人,他指出:「像〈為你的寂寞唱歌〉,家家一開始有點抓不到是要跟誰唱,我跟她說:『其實就是有一個人,妳跟他很好,妳可能很喜歡他,或你們曾經交往過,你們都很喜歡一首歌,有一天你們分開了。但妳仍知道,他只要聽這首歌,就會被治療了,不妨假裝妳正在跟他講電話,不要唱得很用力,只要想著一個人。這樣每個人都覺得妳在電話上,跟他講這首歌,感受到有部分,你是懂我的。她回答我知道了!你就可以聽得出來,她的確有某一個人,是可以對著去唱的。』

這首歌的木吉他,他找了剛發片的保卜,「這首歌只要一個編得夠好的木吉他就夠了,你會認識很多吉他手,但我聽到保卜的歌,就覺得可以試試看,兩個人一見到面就一拍即合,默契是好的,這首歌是Studio Live,保卜一把吉他,一首歌要live彈完,不是件簡單的事,如電影的一鏡到底,一般都要剪剪貼貼,所以錄時大家都靜悄悄的,我只有跟保卜說這是「寂寞的回憶」,隨便保卜要怎麼編。老實說,這首歌Demo剛來時,我覺得還好,但錄音時因為兩人情感面碰撞的關係,它變得很巨大。」寂寞的彗星撞地球,抓的就是那剎那。

靈魂家家 VS. 馬玉芬+ Lisa
「律動對了,她唱就會很快,也就不會有顧慮,甚至可以唱出超乎你預期的好。」

瑪莎經過滾石時代李宗盛的教導,知道要先跟歌手聊,什麼都聊的聊法,「讓歌手參與編曲等各方面的方向,而不是到配唱時,才知道音樂長這樣子,她就會比較安心,大家討論還滿充分的。她就會挑一種方向,我就整修一下編曲,律動對了,她唱就會很快,也就不會有顧慮,甚至可以唱出超乎你預期的好。」

為讓家家安心地好好說故事,瑪莎找了馬毓芬合作,「配唱這塊,馬毓芬是配唱的總製作人,一張專輯,我自己很怕她從頭到尾都很賣力地灑情感,整張必須有有放有收,可以展現不一樣的情感面,需要有小芬姐統合,也找了《堅固柔情》的Lisa,果然跟我想像一樣,她與家家兩人一拍即合。」

不自覺似地搭牆蓋屋般讓歌手安心,讓歌手在節奏裡活過來,聽起來這製作人工作,瑪莎是做出興趣了,「我其實很緊張。」瑪莎說:「我緊張是因為沒有時間,我不喜歡生產線式的工作方式,會忽略很多情感跟歌手特色,然而跟歌手討論清楚,要很耗時的,所以做家家唱片時,我很聚精會神,那時做五月天的工作,就變行屍走肉,你都不知道前兩個月,我是怎麼撐過來的!但回想起來,是真的好玩。」

製作人瑪莎 VS. 五月天瑪莎
像是太空人在問:「休士頓,聽得到我聲音嗎?」
「五月天是我的公領域,我的私領域是寫東西,製作一些很好玩的一點,你可以因為合作的歌手,做出自己也不知道的東西,以前我會比較沒自信,但這兩年比較有自信,也比較能給歌手安全感,慢慢知道怎麼調配人事物,過程還滿三溫暖 的,因為專輯裡各種歌都有,你要做時,要自己先投入,下午這首編曲快要完成,晚上還再弄另外一首,心裡會很累。像唱錄到〈巧克力〉,我要家家想像自己是個狐狸精,她就瞭解了,甜甜的性感,暫時不想他日的當下,還滿有趣。」
我跟瑪莎談起,這張專輯的寂寞很特別,像是太空人在問:「休士頓,聽得到我聲音嗎?」在無垠中就算沒收到訊號,也是很自然的那種寂寞,瑪莎說:「這張專輯的寂寞,其實我做到後來,總結時才意識到這件事,12首歌都是不同狀態的寂寞,有的是急著要擺脫它、有的是意氣風發時的寂寞、有的則是想保有那份寂寞,什麼情況都有。」

靈魂家家 VS. 聲音本質
「家家的歌聲是漂亮的快速直球,我要這些歌只有家家唱才會好聽。」
「但我大部分想像還是從家家身上出發,這張情歌是在一種模稜兩可的情緒裡,不要讓一件事情很明白地攤在你面前,是因參考很多她自己的情緒,比方舞台上,昊恩一上來,她馬上就活了,有樂隊在旁時,她也安定了,但這些都不在時,她不會多說,這也是都市人給我印象,曖昧不明的、不能明說的情緒很多。」
也因此他欣賞家家有顆粒的音質,「我不瞭解為何台灣女聲常要飆高音,其實女聲中低音,有點退地表達,相形還更飽滿,對我來說,那種歌聲就是漂亮的快速直球。」讓你無法迴避你自己的曖昧不明。
但在如今迷信用電腦修飾的世界裡,歌聲的質地常被淹沒,他為了這快速直球,回歸根本,得下一些苦功,「首先編曲會比較不商業,是因為我要這些歌只有家家唱才會好聽。我受到李宗盛大哥影響還滿大的,他跟我說過:『唱一首歌,其實就是在說話,那些音符是幫你更有情感去表達這些事。』家家這中低音的特質,一直沒有被強調,所以想要給她更多空間,讓大家聽到她的語氣。」為此瑪莎刻意不用錄音慣用的節拍器,「讓樂手就會跟著家家的聲音走,靠雙方的默契,多走幾次。」

靈魂家家 VS. Live Band
「爵士樂不該跟著節拍器,那是自由的!」
「大家已習慣快速地使用流行音樂、快速地使用技巧,但這不是音樂的本質,而是非常消費性的,我有時覺得我很老派,歌手認不認同她的歌,從語氣都聽得出來,我考量的是怎麼樣是合情合理,是可以說服我的情感面的?」
為了這份堅持,專輯中的〈不自由〉,瑪莎把整個樂隊拉到錄音室裡,「都是很年輕爵士樂手,沒有做過主流唱片,給我一些很不同市場的思考邏輯,爵士樂不該跟著節拍器,那是自由的,所以最後採用的版本就算技術有一點瑕疵,我也覺得沒關係,大家都進入了那個狀況,這首歌在昊恩家家原來的版本是很輕鬆的,但我覺得應該會有些糾結,所以調整為一開始很淡,不是很敢講:『請你放手讓我走。』後面則是很努力地對那人唱,最後變得聲音很細,因為其實發現是自己無法放手。這首後面很烈很放,我有跟Band說:可以歇斯底里一點,聽到家家怎麼唱,感受那fu跟著走。」

寂寞靈魂 VS. 地心引力
對寂寞一鏡到底、不剪接的真實
旁觀瑪莎製作這張專輯,他其實是讓它發生,以及讓她自由發聲,盡可能以Studio Live或不要去剪接的方式,讓情感隨呼吸存在,讓當時在錄音室真實發生過的情緒,還有餘溫存留在專輯裡,如同一個空房間,滿載著適才人們的體溫,寂寞是這樣的重量。彷彿有人曾在太空中呼叫過「波士頓,收到請回答。」才一轉眼,你不知道她去了哪,後來有人收到訊號嗎?或回家了嗎?

後來瑪莎有跟我閒聊到《地心引力》那部電影,「其實那算是獨角戲了,是運鏡跟環境讓人真的感覺孤單。」而瑪莎在處理這張專輯時,也有著一鏡到底與以詞曲反差,造成距離遠觀的方式,讓寂寞真實立體地在你眼前發生,甚至在偶有節慶的開心氣氛中發生,你可以當作與你無關的聆聽,因為她歌聲不灑狗血,只當預支了下一秒的散席,或預知了下一秒的失去。

然後在下一秒後的一秒,你才看到那是你自己,當時你甚至還是笑著。如果你在冬夜,遇到這樣的旅人,她輕哼了一首歌,你暫且先別走遠,因為人生遲早總會帶你走很遠很遠的,遠到你以為剛剛走過去的自己是陌生人。
類型:國語發行日期:2013.12

專輯歌曲 (共13首 | 0:57:19)


  • No.
    歌曲名

  • 1
    為你的寂寞唱歌

  • 2
    不等於-三立[有愛一家人]插曲

  • 3
    不置可否

  • 4
    也許,也許你愛我

  • 5
    巧克力

  • 6
    我沒資格-三立[有愛一家人]片尾曲

  • 7
    快樂快了【TVBS偶像劇「A咖的路」片尾曲】

  • 8
    睡衣PARTY

  • 9
    50個或許

  • 10
    不自由

  • 11
    潺潺

  • 12
    塵埃-戲劇[步步驚情]片尾曲

  • 13
    命運-中視[蘭陵王]主題曲

更多歷年專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