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惡的純真 (王小苗詩集概念專輯)

眾藝人

專輯介紹


現代詩、流行音樂與螞蟻的三體運動
一本為了成為灰燼而存在的詩集
心動的瞬間就是世界末日

如同情感的狡猾多變,一首詩的完成,或許也從來無可預期。集結詩 60 首,王小苗出版首部個人詩集《邪惡的純真》。詩集有三個版本。其一為限量精裝本,封面嵌上奶油氣味的蠟燭,點火是對黑暗的讀與不讀。其二是輕薄的平裝本,聖經紙,不敬的洞穴,點字般的螞蟻殘身如櫻花散落,煽情而隨便。

其三為隱藏版,是與詩集同名的概念專輯。對王小苗來說,寫詩,不只是念頭落在紙上,成為文字。詩如何能被紀錄、印刷,卻不死去?專輯裡10首音樂作品,延伸自王小苗詩作,詩人一再重寫既有,朗誦反覆,不放棄追逐詩的本意。最終文字觸目不見,幻化成了氣味、聲音與風景,遊蕩耳旁。

音樂人陳建騏是和王小苗一起開啟這場聲字實驗的知音,也是整張專輯的製作人。陳建騏將詩句翻譯成流動的旋律,交出了8首極具私密意義、令人心折的新曲作品。

〈凡說出口的都會墜落〉垂直分割偶發的眾說紛紜。〈衍化過程〉虛無一隻蟲無法穿過人的身體的永恆差距。〈藝術家追求的愛情〉,激動的打字聲,緣木求魚的變態感傷。〈聲音的情書〉蒐集想念的人的行蹤,收音於回憶,回放於風中。也只有他能譜出存在詩人夢裡的一首歌,〈爸爸與他親手縫製的熊〉,夢的餘溫,在車流與撥弦聲中,融化成暖色的長音。

創作的旅程中,奇遇一再發生,原本陌路的人們,在詩的語言中找到共鳴,因而有了《邪惡的純真》這張集結不同歌聲的作品。

「看似童謠的殘酷史詩」〈媽媽教會我〉,像一艘月下小船,划行過徐佳瑩澄澈溫暖的哼唱,帶人直墜斷崖後,迎來轉角的海面。

〈春天懷疑〉,這首陳建騏自稱「寫過那麼多刁鑽旋律的歌詞,榮登最難譜曲之作」,在19年的平安夜由房東的貓詮釋,小黑的吟唱與佩嶺的獨白充滿了青春氣息與可能性。春天的花或夏天的花不重要,路過後順便午睡的花或冒著熱氣的花不重要,誰都想喜新厭舊,摘下最美的那一朵,從此安住於克林姆的畫作裡。

〈千尋未知〉彷彿禱文,疊唸詩作〈我祈願我的心中仍然有詩〉。「那是個不曾去過的人所不知道的地方」,所有矛盾、篤定、悼念與不信恍然交錯,最終在洪佩瑜原石一般真切沉著的歌聲中塵埃落定。

《邪惡的純真》也收錄了王小苗和摯友們的共同創作。漫長的時光累積,有無可取代的默契。蕭賀碩不只懂王小苗,也懂哥吉拉,她一句歌詞也沒用上,就完美復刻了〈我身為詩人的浪漫只有哥吉拉明白〉。

〈你的影子是我的海〉由吳青峰譜曲、演唱和製作,歌行長達六分半鐘,歌者的每一次呼吸換氣,都像海浪覆蓋一座小島後又安靜褪去。行走的詩句,一步一步回音成歌,孤獨無須翻譯,有人也懂,已足夠溫柔。

「我希望我寫過的字,一個也不要留下。」

《邪惡的純真》是一本為了成為灰燼而存在的詩集,書的每一道裝幀細節,設計成易燃的引線,只要讀者點火,整本書就能燃燒殆盡。詩集的同名專輯,不受實質形體的限制,專輯裡每首歌的命名,標記了詩句的出處與頁碼——也許這便是不信中的相信——紙頁燒盡,漂浮雲端之上的詩,仍能存於耳邊。

「這時間本來,喜歡下大雨。」你聽。
類型:國語發行日期:2020.03

專輯歌曲 (共10首 | 0:35:26)


  • No.
    歌曲名

  • 1
    凡說出口的都會墜落 (pp. 188-189)

  • 2
    春天懷疑 (pp. 92-95)

  • 3
    爸爸與他親手縫製的熊 (pp. 10-13)

  • 4
    你的影子是我的海 (pp. 108-110)

  • 5
    媽媽教會我 (pp. 4-5)

  • 6
    藝術家追求的愛情 (p. 101, pp. 192-195)

  • 7
    衍化過程 (pp. 164-165)

  • 8
    我身為詩人的浪漫只有哥吉拉明白 (p. 71)

  • 9
    聲音的情書 (p. 85)

  • 10
    千尋未知 (pp. 86-91)